>
快捷搜索:

醉酒男闯医院急诊大厅大骂医务职员,每天都像

- 编辑:龙8官方网站 -

醉酒男闯医院急诊大厅大骂医务职员,每天都像

男子闯进急救室

一位消化道大出血的患者被送进了武警边防部队总医院的急诊科抢救室,患者血色素只剩下了3g多了,由于大量呕血,血压还在不断下降。急诊科护士长陈莉带着护士与医生一道为病人建立了6条静脉通路,她一边冷静地协助医生手术,一边大声对病人呼喊着:“别放弃,我们都在帮你,哪怕是万分一之的希望也要坚持。”病人的血终于止住了,生命体征也渐渐平稳,陈莉舒出了一口长气。

“医生都死哪儿去了”

这是急诊重症科最普通的一幕。5月12日是国际护士节。根据深圳市卫计委的统计,到目前为止,全市注册护士总数达到41674人,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0%。其中女性护士40877人,占98%,男护士881人,占2%。护士在急诊科、ICU、手术室、病房等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

1月6日晚10时46分左右,3男2女从出租车上下来,一起进了西安市太华路上的唐城医院急诊大厅,3名男子身上都充满酒味。

用手帮病人抠大便

到大厅后,一男子直接就倒在了地上,同伴赶紧蹲下来照看。另外一名男子则继续往前走,前往急诊科,然后一把推开了抢救室的门,“你们医生都死到哪儿去了?”

感冒发烧、车祸、醉酒、斗殴、喝药、突发疾病……急诊室就像一个万花筒,每天都会上演很多千奇百态的事情,痛苦、悲伤、惊慌、恐惧和焦虑的情绪也充溢其间。

抢救室里,正一片繁忙。值班的刘医生看见男子进来,就问,“病人在哪?我们好安排人用车去拉。”但男子不由分说的,一边指着刘医生大骂,一边就用脚去踹医生。事实上,他们进医院后,也没有挂号。

一天上午9时30分,武警边防部队总医院急诊抢救室整个一层楼的病房住满了患者,陈莉跟着急诊科主任翟诚顺查房,“大爷,昨晚休息得怎么样,身体感觉好点吗?”她一上午的工作安排得非常满,查完房又来到输液室,这里非常安静,几名已转危为安的患者正在打针。“干我们这行是一个精神高度紧张的工作,走进急诊室就要随时准备着,就像战士上战场一样。”陈莉说。

“我看到他喝醉了,就往外拉他,因为抢救室里还有病人,他不能对其他病人产生影响。”刘医生说,可男子并未停下来。

不仅如此,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随时需要解决。一天清晨6点,家住深圳罗湖区泥岗村的刘老伯,因下腹胀痛被“120”急送入院,陈莉看到病人满头大汗,表情痛苦,双手捂着小肚大喊大叫,忙过去慢声细语地询问。刘老伯不好意思地说,要解大便。陈莉戴上一次性手套,用手指从老人的肛门里抠出坚硬的粪块。

耍酒疯时

今年3月中旬,一名脑出血的昏迷病人由妻子送入医院,他的妻子说没有钱治疗,让医生看着办,自己溜走了。而陈莉和急诊科的护士整整护理了他8天,给他端屎端尿,喂饭送水。后来奇迹出现了,病人能说话了,屁股上的一个大褥疮也好了。病人的弟弟和妹妹得到消息后,赶到医院流着泪对医护人员一个劲地道谢。陈莉说,“苦点累点我们不怕,能得到病人及家属的理解与支持是我们最开心的”。

一肘击碎10毫米厚玻璃

最怕患者不理解

这时,医院的保安赶了过来,将男子往外拉。都拉出去了,男子还不依不饶的,要往抢救室里面冲,反反复复好几次。

急诊科是医院暴力伤害发生率最高的部门,医护人员受到言语、心理甚至身体的伤害在急诊科每天都在上演,数不胜数。护士又是医生和患者及家属之间沟通的重要桥梁。

几分钟后,好不容易将男子拉到急诊科大厅,他的一名同伴还躺在地上。他嘴里仍然骂着,有人拉他,可他猛地甩胳膊肘击中收费室的玻璃,直接将10毫米厚的玻璃给打碎了。看到闯了祸,5人迅速坐上医院门口候座的出租车离开。

2010年,彭粤铭从深圳市人民医院的中心ICU调到急诊科,担任急诊科病房护士长,并筹建急诊科病房ICU。从重症监护室护理一线转到护理管理岗位,虽然不再直接护理病人,但是经常要帮助处理科室的医患纠纷。

这一切,医院的监控拍摄的很清楚。昨日下午,华商报记者看到了监控,男子在骂骂咧咧的过程中,有人拉他,可他根本就不听。

两个星期前,急诊科病房收治了一名病情非常严重的患者,他多年前有心梗,并放过支架,这次被送进医院急诊科是消化道出血。经过急诊科的检查发现,他还有心肌性出血,病情非常严重,于是送进了急诊科病房ICU。由于患者的医保在外地,只有住院后,医保才能报销,患者的家属就一直要求去专科病房,不住在急诊科。

院方呼吁

患者病情复杂,而且涉及多个专科,事实上没有一个专科愿意接收入病房。为了转入专科,家属分成两拨,一拨男家属在ICU里面大吵大闹,一拨女家属在护士站静坐,无论彭粤铭怎么解释,患者就是不理解。

爱护医护人员就是爱自己

急诊科面对的疾病种类和病人很复杂,因此与病人关系的处理也更复杂,“但很多病人和家属对急诊科的医护人员仍很不信任,把急诊科当做一个过渡,对医护人员提出不合理的要求,很多属于非科室及医院能解决的问题,急诊医护人员都要默默承受。”彭粤铭说。

医院保卫科科长王攀盟说,男子约30多岁,说的是陕西话。事发后,医院报了警,也对其乘坐的出租车进行了查询,“医院经过调查,在这起事件中,医生护士的处置没有任何问题,男子是一进医院就开始耍酒疯,急诊医生被踹了几脚,所幸没有大碍。”

清明节前,既有恶性肿瘤又有多专科疾病的李老被送进了北大深圳医院急救科,由于急救室重症监护室没有空的床位,医护人员把患者暂时安排到了留观室。然而,看到患者没有进重症监护室,家属就跟医护人员起了冲突,打了急救的主任,还拧了护士。“跟家属协调的过程非常困难,医护人员怎么解释,家属都不满意。”赵正平说。

昨日,被男子击坏的收费室窗口已被遮挡起来。这块玻璃是钢化的,面积将近30平方米,换玻璃花费约3000元。

清明节那天,因为病情严重,患者还是走了,走的那天,急诊科值班的医护人员都轮流去守了老人。病人走了后,家属感谢了急诊科的医护人员,并没有责怪他们救治不力。“即使没有进监护室,家属还是看到医护人员在尽力抢救患者,而且护理得很好,因此才会从最开始的冲突到最后能够理解医护人员,这也让我们感到很欣慰。”赵正平说。

医院党委书记、执行院长郑瑞世说,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场所,希望每一位来就诊的患者和家属,都应该爱护医疗设施,爱护医护人员,爱护这些其实就是爱护我们自己,“尤其是急诊室,每时每刻,医生护士都是在和生命进行赛跑,更不要去扰乱他们的工作节奏。”

目前,未央警方已介入调查。

原标题:酒醉男医院耍酒疯闯急救室 一肘击碎10毫米厚玻璃

本文由社会动态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醉酒男闯医院急诊大厅大骂医务职员,每天都像